天才一秒记住【昆仑小说】地址:kunlunxs.cc

……

秦历吃完,和秦大爷约定的时间也差不多到了。

接回程七七的秦历站在树底下,等着秦大爷来接他们。

“秦家二小子,这么快就逛完了。再逛一会儿啊,我瞧着你也没买啥。”秦大爷冲秦历展示着自己后车满登登的年货,高兴道。

“一时也不知道买什么,离过年还有一段时间呢,我下次再来买。”秦历没说别的,别说买东西了。

他能把手头这狗老老实实带回去,都算喘口气。

“呦,这狗又吃什么呢,这么乖。”

秦大爷低头瞅着程七七抱着啃的黑黢黢的东西。

“没事儿,就一破木棍,啃着玩。”言罢,就将程七七扔到了车后面。怕程七七把后面的货物咬坏了,他自己也跟着坐在了后面。

“走吧,秦大爷,回家了。”

“你俩都坐后面啊,挤不挤啊,可没多少地方了。”他买了两筐鸡蛋,怕碎,就放在车座上了。倒是让秦历误会了,刚想下车把鸡蛋放后面。

“别折腾了,我抱着它,趴在我腿上就行。”秦历摆手拒绝道。见秦大爷不信,还得意将程七七薅过来,抱在身上。

显然一副人狗和睦的样子。

“嗯,那成,反正一会儿就到家了。”秦大爷没再说什么,转过身,就开车了。

……

农村土路坑坑洼洼的,程七七趴在秦历腿上咬着小木棍,一时之间都差点颠吐了。

但亏心的她不敢吱声,也不敢抬头看他。

因为……。

好吧,她承认!她嘴里咬着的木棍不是秦历扔的那一个!!!

小树林地上的木棍实在太多了,怕秦历把她扔了,程七七就随便咬了一个。结果回去的时候,发现秦历已经走了。

于是她便认为是因为她瞎咬木棍糊弄他的事情败露了,才惹得秦历走的。

等到秦历回来接她的时候。

还没找到沾着秦历气味木棒的程七七赶紧叼起嘴边的一个木棒,生怕秦历跟她要。

要是他发现不是这根,没准又把自己丢下了。

“这木棒就这么好玩,你咬到现在?”不对劲儿,这狗真的不对劲儿。察觉这狗藏事儿的秦历看着消停趴在自己腿上的大黑犬。

每当自己的眼神和它对视时,它都会下意识地躲闪。

这狗绝对背着自己,犯什么事儿了。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日落大道

日落大道

卡比丘
陈泊是亚联盟最年轻的大校,授总统勋章。然而不久后,叛国,弑父,四起证据确凿、手段残忍的谋杀。陈泊桥被当庭判处死刑,立即执行。…
其他全本26万字
婚后热恋

婚后热恋

泡沫红茶
一场乌龙,沈轻白错把钟廷晔当成了相亲对象。看着眼前英俊且矜贵内敛的男人,她忍不住内心狂夸了番老母亲,眼光终于正常一次。沈轻白尴尬而又不失礼貌地笑道:“你这行情,还需要出来相亲?”钟廷晔先是一愣,唇角微挑:“一直也不太好。”“......?”沈轻白不解:“这次是被家里逼狠了?”钟廷晔点头:“嗯,长辈们都挺在乎这事。”沈轻白了然:“既然如此,我俩要不凑合凑合?”钟廷晔抬眸仔细打量她一眼,眸光里压着笑,
其他全本40万字
入骨温柔

入骨温柔

倪多喜
1.沈雁笙一直以为自己不喜欢陆景策,直到有一天听人家说,某集团大佬有意把自己的女儿嫁给陆景策,她当天晚上气得饭都吃不下,回房就锁了门。晚上陆景策回来,从书房拿了钥匙,开门进她卧室,坐到床边,俯身把她从睡梦中吻醒。她没好气地看他,他却笑得愉快,还好意思问:“吃醋?”2.沈雁笙和陆景策一直地下恋,主要是她还没想好怎么跟爸妈解释他们俩的关系,导致她爸妈一直以为她单身,擅自做主骗她去相亲。偏偏某人那天正好
其他全本31万字
摊牌了我真是封号斗罗

摊牌了我真是封号斗罗

昀瞳
[半无敌,休闲文,日更万+]许笙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穿越到了斗罗大陆!本想平平淡淡过完一生的他,直到武魂觉醒时才意识到不对劲!第一武魂:九心血棠!由九心海棠变异而成,以血为祭,以魂润棠...
其他连载1000万字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烟火酒颂
穿越名侦探柯南的世界,池非迟被送进了医院。周二。医生:“明天周几?”池非迟:“周三。”医生:“咳,明天周五。”池非迟:“……”8月21日。医生:“明天几月几日?”池非迟:“8月22日。”医生:“咳,明天1月1日。”池非迟:“……”当所有人都认为混乱的时间是正确的,而其中一人无法正确辩识并融入其中,那这个人就是异类,就是病人!一入病院深似海,此生痊愈不可能。池非迟深吸一口气:“老!子!不!干!了!”
其他连载1519万字
替代品

替代品

半截白菜
人人都说闻家小叔闻敛是退而求其次才选择夏言的。毕竟她有那么一个优秀耀眼的姐姐。夏言却成了闻敛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而在一起这一年又一年。夏言在闻敛身上求不到永久的爱,等不到他低头。于是设计了一场惊天逃亡。2年后,闻敛摇下车窗,看到一个蹒跚学步的男孩。眉眼宛如从他脸上印出来似的。他让保镖拦住那踩着高跟鞋,穿着旗袍的女人。咬牙逼问:“谁的?”夏言轻笑,眉眼温柔疏离:“我儿子,他姓夏。”他姓夏。夏言往前走
其他连载53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