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书义快步迎出门外:“小师叔,您可来了。本来还想亲自去车站接您,结果被手头的业务绊住了,真是失礼,失礼。”

他转身对屋里的客人说:“您先回去吧,我明天立刻去您家。”

那人几乎要哭出来:“别呀!刘先生,我家那事真的很急,求您务必抽空去看看,一会儿就能完事。”

刘书义面露不悦,催促道:“快说,到底是什么事,我瞧瞧究竟急不急?”

我上下扫视了那男子几眼,缓缓开口:“不就是你不敢靠近窗户嘛?每到窗边就抑制不住往下跳的冲动。尤其是夜晚时分,总觉得窗户外面有东西,连窗户都不敢打开。”

那男子脸色瞬间变了:“这位小……这位先生,您是怎么知道的?”

刘书义同样惊讶万分,对方还没说出自己的遭遇,我就已经一语中的。

我悠然道:“你是撞上了阴煞’。”

老人们常说:晚上若听到窗户作响,切不可开窗探看,更别把头伸出窗外,否则容易被阴物抓住头发。那抓住头发的邪煞,不是在窗下就是在窗边,这就叫“阴煞”。等你发现它的时候,往往就已经无法逃脱了。

我接着说:“你住的房子以前有人****,那人至今仍徘徊在窗户外面。”

这男子一听吓得呆住了:“先生,您说得全对!求您救救我吧!”

刘书义也愣住了:“小师叔,您真是神了,他都没说自己住哪儿,您就能看出这些来。”

我不以为然地撇嘴道:“他头发中掺杂着阴气,明眼人一看便知。只是因他阳气旺盛,所以暂时没被靠窗煞抓住头发,但再过些日子,阴气加重压住他头顶的阳气,他就危险了。你去给我找一把剁骨刀过来。”

刘书义家中正好备有剁骨刀,很快就把刀送到了我手中。我接过刀掂量了一下,从身后抽出卷山龙,一下将剁骨刀削短了一截,又从身上取出红绳在刀柄上缠绕一圈打了个活动结,这才将刀递给对面的男子。

“拿回去挂在你家窗户框上,挂在屋里就可以了。我把剁骨刀削短一半,仿照古代剁人手指的刑具剁指刀。你把它挂在窗框上,就是要告诉窗外的东西,如果再伸手进来,我就剁掉它的手指。”

“挂的时候,记得对外边说:这刀的主人,让她三天内离开,否则,杀无赦!”

那男子小心翼翼地问:“这样就行了?”

我笑着回应:“你挂上刀后,每天留意窗台上是否多出了一个向外的手印,如果有,就说明那东西已经离去。到时候你就按这把刀市场价的三十倍价钱,把钱送到我这里。如果它还不走,我就亲自去收拾它。”

说完之后,我笑眯眯地看着他:“如果你忘了给钱,这把刀我可就不摘下来了。”

“不会的,不会的!”那男子捧着刀匆匆离开了。

刘书义立刻竖起大拇指赞道:“小师叔,您真得了吴太爷的真传啊,连性格都如出一辙。您这一来,我可是安心多了。之前我还以为自己遇到麻烦了呢,原来您不来,咱们这半间店都快要撑不下去了。”

我才明白,我爷爷带我入行这十年来,从未出去做过生意。刘书义虽会看风水,却并不精通,导致半月阁的名声一路下滑,幸好他口才不错,否则风水居早该倒闭了。

对此我又气又笑,而刘书义却还在滔滔不绝:“小师叔,您来了真是太好了。我明天就陪您去拜访各行前辈,咱们半月阁这次要高调复出,震动省城,看谁还敢小瞧咱们?”

“您这套衣服可不行,风水圈那些老古董规矩大得很,要是看到您穿着一身休闲服,头上扎着头巾,手腕上还戴着三串铁珠子,恐怕连门都不让您进。我已为您准备了一套唐装。”

我穿这身是为了行动便捷,头巾手上都藏有东西,只有不懂行的人才会觉得这是奇装异服。看来这个刘书义确实是个外行。

正当我想说话之际,忽然注意到刘书义脸上浮现出一丝死气沉沉的表情,待我细看时,他的面容又恢复了正常。

刘书义与我说话的五六分钟里,脸上的死气相连续出现了三次。我悄然运用秘术“邪狼瞳”,站在正面的刘书义见状不禁吓了一跳:“小师叔,您的眼睛怎么发出绿光了?”

我神情严肃地道:“你已被冤魂缠上,你知道吗?”

刘书义的脸色瞬间变得惨白:“小师叔,您可别开这种玩笑,风水界忌讳这样的玩笑。”

我随手拿起柜台上的风水镜,在镜子上用沾了酒的手指画了一道符箓,递给他:“你自己看看!”

刘书义接过镜子一看,镜子里映出的仍是刘书义本人,奇怪的是,他的脖子上多出了一根麻黑绳,绳后悬在空中,仿佛正要上吊却又尚未将人吊起。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昆仑小说【kunlunxs.cc】第一时间更新《悬刀》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谍影凌云

谍影凌云

罗飞羽
一名后世的化妆师,穿越过去,吸收了两个人的记忆。追查日谍,捣毁无数日谍组织,抓捕一名又一名日谍的楚凌云,同时伪装成日本人,深入敌群,套取情报,周旋在日本高层之中。在那个动荡的年代,楚凌云用自己的机智和智慧,为祖国的烽火事业贡献着自己的力量,立下了不可磨灭的功勋。
其他连载694万字
假惺惺

假惺惺

刘水水
什么爱不爱的,听了想吐徐恪钦x郭啸薄情寡义美人攻x死心塌地壮受筒子楼里来了个任人欺负的傻子,徐恪钦让他往东,他不敢往西,让他走,他不敢跑,让他站,他不敢坐,让他在原地等,他就老老实实淋着大雨等徐恪钦回来傻子对徐恪钦的话言听计从傻子成了徐恪钦的小尾巴傻子费了好大劲儿才考上大学跟徐恪钦一个城市大学毕业,徐恪钦要去很远的地方,傻子问徐恪钦:真的要走吗?不能带他去吗?徐恪钦的态度一如既往的冷淡:不能攻比任
其他全本49万字
小玲建军

小玲建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
谍海王牌

谍海王牌

岩隐士
一个城府极深的刑警,莫名重生,总是隐藏在墨镜之后的双眼,观察入微,与细小处发现敌人的线索。在战线后方,展开殊死较量。
其他连载1091万字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烟火酒颂
穿越名侦探柯南的世界,池非迟被送进了医院。周二。医生:“明天周几?”池非迟:“周三。”医生:“咳,明天周五。”池非迟:“……”8月21日。医生:“明天几月几日?”池非迟:“8月22日。”医生:“咳,明天1月1日。”池非迟:“……”当所有人都认为混乱的时间是正确的,而其中一人无法正确辩识并融入其中,那这个人就是异类,就是病人!一入病院深似海,此生痊愈不可能。池非迟深吸一口气:“老!子!不!干!了!”
其他连载1519万字
魏晋干饭人

魏晋干饭人

郁雨竹
这是一篇和相亲对象在乱世里为了生存而努力干事业的基建文,又叫《我在乱世搞基建》赵含章在相亲回校的路上遭受意外,一睁开眼睛就到了正混乱的南北朝,在这个秩序崩坏,礼仪道德全都喂狗的时代,却又有人不甘屈服于命运,向往着自由,乐观向上的努力着。
其他连载45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