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仑小说【kunlunxs.cc】第一时间更新《绣山河(重生)》最新章节。

“谢姑娘……谢姑娘……”

一声声急切的呼唤遥远又有些微弱,思安艰难地想分辨出声音的来处,可耳边一时是临死前头痛欲裂的嗡嗡声,一时是贺飞卿粗重的喘息和断续的淫语,一时又是贺宓儿挥着银鞭歇斯底里的咒骂,让她始终听不清辨不明。

银鞭挟着利风一下下落在身上,落在刚被烛火烫过的伤口上,她疼得难以忍受,疼得整个身子都蜷了起来,就在这时,那张明艳至极的脸忽然靠近,对她露出一个妩媚的笑容,接着,染着丹蔻的手猛地按在她的肩上用力一推,思安惊惧地尖叫一声,重重从高高的楼台上滚落下去……

“!”

“谢姑娘,您总算醒了?”那急切的声音终于清晰了。

思安大大地睁着眼,盯着精致的床顶怔了好一会儿,才一点一点侧过头,不敢肯定似的:“香兰?”

“是奴婢呢,”香兰半跪在纱帐旁,一脸担忧地用手绢轻轻擦着她的额头,“姑娘做噩梦了?”

“……嗯。”思安的身子倏地一松,仿佛才从梦境泥沼中彻底挣脱出来,梦中无比真实的疼痛才从她身上消失。房里还有些暗,她深吸了口气,问道,“什么时辰了?”

香兰:“刚卯时呢,姑娘再睡会儿吧?”

卯时?昨夜从会仙楼回来已是亥时末,她拒绝了卫渊要请御医诊脉的好意,回到莲阁略作清洗就躺下了,可直至四更时才朦朦胧胧地陷入梦境,也就是说她只睡了两个时辰,可感觉却像经历了几天几夜的折磨。

思安动了动,身上明显有些虚,且都已汗湿了,她撑着手臂坐起来,低低道:“不睡了,我想沐浴,烦你叫人备上水。”

“好呢。”香兰连忙应了一声,扶她靠在床头后,出去吩咐了。

王府里事事都有准备,不消多久,香兰便又回来了,思安下了床,随她走进西次间,脱去半湿的白色寝衣后,先在镜前立了片刻。

镜中映出一个清丽女子纤长的胴体,肌肤莹白细腻,巫峰饱满,楚腰细柔,极为诱人,与梦里那鞭痕斑驳、满是烫伤割伤的丑陋身体判若云泥。

思安垂下眸子,跨进浴桶中,让暖热的水流温柔地包裹住自己。

香兰边为她洗着一头乌发,边又担心地询问起来,她随意应了几句,便安静下来,轻轻将手按在了胸口。自重生以来,她一直克制着自己不去回想前世的事,强迫自己只往前看,她以为自己快要做到了,可却不想,昨夜不过是和贺家兄妹打了个照面,就将这种幻觉轻松击碎,就让她像刚活过来时那样噩梦连连。

不过,也好,这段时日,尤其是回京后这几天与卫渊的相处,已让她隐隐有些不舍与不忍,甚至还隐隐有了一丝妄想——妄想她也许可以改变这一世的形势走向,昨夜的事却及时惊醒了她。

思安想到两年后贺家愈发煊赫的权势和端王杨景的阴险狡诈,想到卫渊与贺宓儿大婚时的盛况,想到贺宓儿的狠毒与疯狂,以及,贺飞卿对她的背叛与觊觎,这一件件哪是她能轻易改变的呢?如果卫渊像前世那样信任她,或许还有一线希望,可此时的卫渊只会更相信他的端王哥哥。

她闭了闭眼,以卫渊的能力和手腕,没有她,一样可以扭转乾坤的,也许会多费些时间,多忍受一些孤独,可总好过,她再死一次。

只是,卫瑶的事怎么办呢?她实在不忍心看卫瑶和高昱就这么在五个月后相继离去……

“谢姑娘?”香兰唤了一声。

思安回过神,压下心中的矛盾,从水里站起来,擦干了身体和长发,换上一身素色长裙,坐到菱花镜前。

这时天色已经大亮,她一眼看见了昨天回来后随手放在梳妆台上的彩金泥偶,灯市上那些执着荷叶学磨喝乐的可爱孩童一下浮现在脑海里,思安蓦地想起自己和卫渊的两个孩子,心脏一阵绞痛,比那梦里还要痛百倍千倍。

她定定坐着,也许卫瑶的事是她想多了吧,也许卫瑶本来就有隐疾,她又不是神医,又怎么可能改变卫瑶的命数呢?

“香兰,”她握紧了手里的磨喝乐泥偶,突然唤道,“王爷上午在府里么?”

香兰原就是在卫渊的瞻远堂伺候的,听她如此问,便自信回答:“谢姑娘,今日休沐,依王爷的习惯,卯时正起床,辰时前练完一套枪法或者剑术,然后就该去书房处理事务或者练练字什么的,这大热天的没有宴请的话一般不会出门。”

“好,”思安站起身来,“用完早膳,你带我去书房吧。”

香兰有些惊讶,但马上又高兴起来:“好哩,谢姑娘!”

在小花厅食不知味地喝了些粥,思安任香兰将一头青丝仔细绾好,便装作不认识路的样子,跟着她往书房去。

王府内书房离莲阁不算远,二人行了一盏茶就到了。

房门未关,卫渊正在案前提笔写字,因在自己府中,他只随意穿了一身浅云色锦袍,却丝毫不减风度俊美,只是战场上那种肃杀之气已几乎看不出来。他听见动静抬了抬眼,神色似乎有些惊喜,放下了笔先道:“怎么这时候过来了?进来吧。”

思安定了定神,抬步跨进房内,还未等她行礼,卫渊便从案后绕出来又问道:“昨夜休息得如何?头还晕吗?”

“不晕了,多谢王爷关心。”

“总是这么客气做什么,若暑气还犯,就找御医再给你开几副药。”卫渊眉目间一片清朗,笑着说完后,迟疑了片刻,试探道,“你之前是不是在哪儿见过贺家兄妹?”

思安抿了抿唇,卫渊的直觉太敏锐,也不知他是如何察觉的,可惜这件事他不可能找到任何破绽:“王爷这话问得未免有些奇怪,您在隰川时不就查过我的事么,去晋州之前,我一直在临安,怎么可能见过贺公子和贺姑娘?更何况我与他们身份悬殊,若不是王爷的关系,即便在京城,恐怕也没有机会见到他们。”

“也是,”卫渊眉心微皱了一下,但只一瞬又舒展开,“你这时来找我,可是有事?”

“是,”思安慢慢说道,“我过来,是想请教王爷一件事。”

“什么?”卫渊好奇道。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天才一秒记住【昆仑小说】地址:kunlunxs.cc,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予你

予你

阮呈
〈一〉还未正式踏入娱乐圈的柳沁音,就凭冷颜系长相在新生报到那天,吸引又一批学弟学妹,没过多久,她身后就跟一天然呆的甜软学霸。次次都被只想搞事业的柳沁音婉拒,乐清怡却始终坚持不懈,历经情场之坎坷,终于摘下这朵高岭之花。她们是初恋。爱的毫无保留。所以就连分手时,都分的比常人激烈,异常难看。〈二〉多年后,柳沁音在圈内混的风生水起,却在冠冕影后那晚,在面对各家镜头前情绪失控红了眼,甚至哽咽难言,众目睽睽之
其他全本135万字
折君

折君

素染芳华
柳渔长相娇艳,生就一副媚骨,前世被狠心爹娘卖入青楼,于出阁夜一头碰死在扬州城最奢华的销金窟里。再睁眼时,重回十五岁那年,被爹娘卖给牙婆的前一个月。重生回来,迫在眉睫只一件事。一月之内为自己寻一个好夫君,脱离柳家,避开前世被卖的命运。她卷了能拿出手的所有银钱,敲开了长丰镇媒婆的院门,才出媒婆家门,转身就遇一少年,媒婆低声与她道:“陆丰布铺东家的三子陆承骁。”柳渔懂了,三号目标。.陆承骁近来几番偶遇一
其他全本128万字
想入媛媛

想入媛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
入骨温柔

入骨温柔

倪多喜
1.沈雁笙一直以为自己不喜欢陆景策,直到有一天听人家说,某集团大佬有意把自己的女儿嫁给陆景策,她当天晚上气得饭都吃不下,回房就锁了门。晚上陆景策回来,从书房拿了钥匙,开门进她卧室,坐到床边,俯身把她从睡梦中吻醒。她没好气地看他,他却笑得愉快,还好意思问:“吃醋?”2.沈雁笙和陆景策一直地下恋,主要是她还没想好怎么跟爸妈解释他们俩的关系,导致她爸妈一直以为她单身,擅自做主骗她去相亲。偏偏某人那天正好
其他全本31万字
假惺惺

假惺惺

刘水水
什么爱不爱的,听了想吐徐恪钦x郭啸薄情寡义美人攻x死心塌地壮受筒子楼里来了个任人欺负的傻子,徐恪钦让他往东,他不敢往西,让他走,他不敢跑,让他站,他不敢坐,让他在原地等,他就老老实实淋着大雨等徐恪钦回来傻子对徐恪钦的话言听计从傻子成了徐恪钦的小尾巴傻子费了好大劲儿才考上大学跟徐恪钦一个城市大学毕业,徐恪钦要去很远的地方,傻子问徐恪钦:真的要走吗?不能带他去吗?徐恪钦的态度一如既往的冷淡:不能攻比任
其他全本49万字
私藏玫瑰

私藏玫瑰

芒厘
[正文完结。下本《你快点心动》求收藏][追妻火葬场,天降败给竹马,竹马yyds!]文案1江千宁被家里人从小宠到大,不知天高地厚为何物直到她遇到了陈寄白她年少时的欢喜,一不小心便落在这个清冷傲岸的男孩身上许多年可他不费吹灰之力却愣是把她的棱角摁平-江千宁从小到大想要什么有什么,陈寄白是她人生中的第一个求而不得那一年,她看着他和另一个女人告白,睁着泪眼看了好久终于,她背着手擦干眼泪,决绝地转身离开她不
其他连载54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