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酒栀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昆仑小说kunlunxs.cc),接着再看更方便。

翌日。

彩旗飘飘,各类气球飞散在空中,礼炮轰响,人潮拥挤,堪比校庆空前热闹的场面。

只要不上课的班级都通知了在校门口列队迎接。

辛尔月和乐问语被迫起了个化妆打扮,这会在食堂里一个比一个打的哈欠大。

困的头几乎要埋进外婆菜包子里。

辛尔月用勺子舀着碗里的小米粥,揉了揉眼,眼角渗出几滴泪。

“尔月你……别把妆蹭花了,一会上镜……会不好看……”

乐问语看着比她还困,说两个字打一个哈欠,头一点一点的,不知什么信念支撑她能早五点就把自己叫起来亲自上妆。

两人只有在刚起床的那一刻是清醒的,经过两三个小时的酝酿,正是困的要命的时候。

辛尔月机械的点点头,没什么胃口的咽下勺里的粥。

饭吃到一半,食堂门帘掀起,从外走进一个人。

与此同时,乐问语扣在桌上的手机响了两声,她瞬间打起精神,眼睛瞪圆。

朝各个方向寻找,背着画板的男人很显眼,她兴奋的挥挥手。

美术系返程的车次出了问题,原本预计昨天晚上到达的高铁,硬生生拖到了今天早上。

肖萧快步走进,硬朗的面庞在看到乐问语后柔和了很多。

“困不困?”乐问语把温在保温盒里的早餐摆到他面前,馄饨和包子。

肖萧话少,摇摇头,放下画板,刚要拿起筷子,看到她今天的装扮,眸光闪了闪。

有些呆,好半晌,才憋出一句话,“你今天很漂亮。”

“哦。”乐问语倒是很淡定,这回脸都没红一下,把包子塞给他,“快吃。”

扭过头,各种激动的小表情还是出卖了她。

辛尔月支着手臂笑看二人,她仰头一口喝完剩下的小米粥,拿上剩下的几个包子,“我先去找舞蹈系汇合了,你们也不要耽误太晚。”

“知道。”乐问语朝她眨了眨一只眼,整个脸蛋狡黠又可爱。

座位距餐厅西门口不过十几米,辛尔月几步就到了,夹在臂膀和身体间的滑板坠落,她一脚踩在边缘。

滑板弹到半空,翻转几圈,落下地,她跳上,右腿一个助力,滑向远处。

速度之快,惹得旁边观摩她上滑板全程,染了一头红色头发的少年,不由得一句赞叹,“我艹,这么酷!”

裙子被辛尔月做了改动,不会随风有太大起伏的飘动。

到一地,她冲出,余光瞥见什么,又急刹车转弯退回。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画七
奇幻预收薛妤少时身份尊贵,是邺都捧在掌心的小公主,后来,她在六界审判台诸多死囚中,一眼挑中了奄奄一息,全身仙骨被剔除的松珩。谁也想不到,那位被小公主随手一指,手脚筋齐断,连站都站不起来的少年,后面能咬着牙,吞着血,凭借着手中的剑,一步步往上爬,王侯、道君、宗主,直至登顶仙界君主之位。薛妤总认为,人心就算是块石头,也能捂热。她数千年如一日地捂着松珩这块石头,结果没等到他半点温情,反而等来了他带兵踏平
其他连载99万字
晚来雪

晚来雪

归鸿落雪
季家七公子纨绔风流,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直到他遇见了湛华。这人几次舍命护他,将他当眼珠子疼,季七公子活了这么年,头一次有人对他这么好。挣扎再三,季怀栽了。刚栽进去,便发现自己是湛华用来做药的药引子,哪怕一滴血都珍贵的不得了。季怀不信邪,心说假情假意谁不会,死也要拉上这个垫背的。【狗血版文案】季怀活了二十年,发现自己原来是鸠占鹊巢的“鸠”。他抢了真“季七”的身份、亲人,甚至连一身血都是对方的,两
其他全本31万字
奈何她楚楚动人

奈何她楚楚动人

西柚99
鹿见青是南城商界最难缠的人物,凡事利益为先,就连婚姻,在一众联姻对象中,他挑的也是能辅佐他事业、杀伐果决的楚家大小姐。然而,领完证鹿见青才发现,他妻子是楚大小姐的双胞胎妹妹楚净。虽然脸一样,姐妹俩性格却天差地别,楚二小姐像只软绵绵的小兔子,...
其他全本45万字
日落大道

日落大道

卡比丘
陈泊是亚联盟最年轻的大校,授总统勋章。然而不久后,叛国,弑父,四起证据确凿、手段残忍的谋杀。陈泊桥被当庭判处死刑,立即执行。…
其他全本26万字
枕着星星想你

枕着星星想你

顾徕一
【清冷莽撞狼系年下×柔媚无骨狐狸精姐姐】【航天工程师×神秘金丝雀】1,如果郁溪是个软弱的人,她的人生可能就这样了。贫穷小镇,单亲家庭,疯妈妈和外婆相继早逝,寄住在贪婪舅妈家,十八岁一满就被逼退学结婚。可郁溪拿着个啤酒瓶子直接砸在了自己额头上,她死都不认命。一片温热从额角流下,她感觉不到疼,只觉得晕。后来她倒在了一个女人软软的怀抱里。那女人有双桃花眼。2,郁溪气闷闷来到台球厅的那天,没想到会在这破败
其他全本84万字
娘子金安

娘子金安

荷风送
秋穗是老夫人身边的婢女,生得容貌娇美不说,还被老夫人养得十分大方得体。到了年纪,老夫人有意把秋穗送去五老爷房中。忠肃侯府的傅五老爷是个冷面阎王,空长了一副清俊的好皮囊,却不苟言笑,端贵冷肃,府中上下都怕他。年纪一大把(bushi),屋里却一个可心的人都没有。秋穗认真想了想后,决定还是算了。五老爷不是个疼人的,且她也不想做妾。秋穗赎了卖身契回了乡下,很快做主给自己定下了一门亲事。.傅灼多年来一直忙于
其他全本92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