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种感觉林韵最了解不过,估计又是这具身体扛不住她造,要晕过去。

在意识消散的最后一刻,她感受到一个有力的臂膀环抱住她,让她没直接跌倒在地上......

会是萧黎定吗?

*

天边的乌云聚集成一团笼罩在这间残破的茅屋之上,远处竹叶簌簌而动的声响不绝于耳。

林韵躺在床上,听着耳边的水滴声渐渐清晰,她缓缓的睁开双眼,静静的等待着眼睛聚焦的过程。

此处应该是她的潦草小屋,前些日子下雨漏水,自己也懒得找人修,索性一直用水桶接着,今日落了雨,估计又开始漏水了。

“你,好些了吗?”身旁倏然传来一声稚嫩的少年声音。

她下意识转头看去,床头边站着个身着麻布的少年,尽管室内昏黄,她眼中依旧许多模糊,但林韵一眼就认出了眼前的少年,是苏默。

“无碍。”说着,她试着借着床边木桩的力直起身来,没成想一动便觉得眼前翻天覆地,晕的她想吐。

妈的,这具身体未免也太弱了吧,放现代,跑个八百米估计都得晕上他三天三夜。

林韵保持着原先的动作没敢乱动,缓了一会,蓦的,手臂上附上一层薄力,小心翼翼的让她向后挪动,靠在了椅背上。

“你不舒服,就不要乱动。”小孩子置气似的说着。

“大夫说你气血不足,又加上近来日夜操劳,郁结成疾才晕倒的。”苏默顿了顿,“你,这......”林韵此时终于缓了过来,抬眼看着眼前少年要说不说,还莫名生了一股子闷气的样子实在是好笑。

这半个月小崽子时不时在自己面前晃悠,事情多的时候跟着忙前忙后,做事情倒是利落的很。

林韵看着这少年实在是瘦的不成样子,夜里时常偷偷给他加一顿夜宵,刚开始看那饭的眼神生怕自己给他下毒,吃起来倒颇有一副死而后已的壮烈神情,再到后来,逐渐发展到这崽子比她到厨房的时间都准时,夜夜吃的比谁都香。

林韵也发现,这小崽子看她的眼神也不像初见那日冰冷,有时闲着无聊的时候,他也是乐意答话。

“嗯?”

她泛白的嘴唇浅浅勾起,语气颇为奸佞的开口道:

“哟,小兔崽子可是心疼我了?”

“不准叫我小兔崽子!”少年一火未熄一火又着,眼看两个眉毛都快要翘上天了。

林韵看着这一点就着的少年,连日来的郁结也化散了大半,嘴角的笑意也愈来愈深,“行,”她尾音拖长,无奈的应着。

“那,小苏苏?”苏默觉得方才林韵那一顿,嘴里绝对吐不出什么能听的称呼。

他索性离了身,不打算在和病人纠缠,见天色昏暗,抬手将桌子上的烛台点上。

刹那间,屋内被这抹光亮照明,他倒了一杯热茶,转身要端给床上坐着的人。

“你......”倏然,对上了黑夜中那双澄澈明亮的双眸,少年不自觉的转了视线,嘴里冷冰冰的吐出来两个字,“喝水。”

“嘿小子,正好我口渴,”林韵整个胳膊使劲了力气也没够到那少年手中的水杯,看着面前呆子少年,语气中多了丝笑意,开口时一股子长辈调调,“小苏苏,你拿近些,这么远我也够不着啊。”

苏默有时候觉得这人厚颜无耻的可怕,不过碍于这些日子吃了他做的那么多饭,而且......他人也不错,只能耐着性子往前走了一步。

“哎,这样就对了嘛!”闻言,苏默看着床上坐着的人将头探过来,顺着自己手举着的弧度俯下头去喝,隐约中他还能听到身前人喝水的咕嘟声。

苏默手上拿的稳,床上人低头喝水时,脖颈处全然坦露在眼前,不知为何他没由来的咽了口唾沫。

这人瘦的可怕,全然没有一丝男子气概,看身姿还有几分女子的柔弱模样。

要是遇到危险,估计连自保的能力都没有。

思索间,身前人已经解了渴,一副懒洋洋的样子又倚在了椅背上,开口时也不像方才刚醒来时虚弱,“小苏苏今日表现这么乖,要不晚上给你做黄焖鸡?”

苏默适时收回了视线,思索时手掌不自觉攥紧起来,转身将茶杯放下时才反应过来终于松开,闻言答道,“不吃,今日不饿”。

原本他是想说,要是他半夜晕倒在厨房他还要把人辛辛苦苦抬回来,可方要开口,觉得太过于伤人自尊,于是便大发慈悲的转了换了句。

“行吧."林韵看着少年的表情,倍感欣慰,知道是这少年心疼自己才这么说的,于是她决定等她好了要给这可怜小崽子做红烧排骨,黄焖鸡,酸辣鱼,锅包肉......

正回想着菜品,忽然想到了一件事情,“哎对了,小苏苏,今日是你把我抬回来的吗?”林韵歪了歪头,盯着阴影下少年的脸。

“爱卿,”林韵被这一声吸引了目光,没对上少年那双略有些失望的眼神。

“嘶,”她抬了抬手,示意苏默上前来将她扶起,谁知这萧黎定先天优势实在是显著,还没等苏默将她搀扶起来,人就走到了自己身前。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昆仑小说【kunlunxs.cc】第一时间更新《咸鱼穿越古代后逆袭女丞相》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怀娇

怀娇

白糖三两
被誉为世家望族之首的魏氏声名显赫,嫡长子魏玠品行高洁,超尘脱俗,是人称白璧无瑕的谪仙,也是士族培养后辈时的楷模。直到来了一位旁支所出的表姑娘,生得一副祸水模样,时常扭着曼妙腰肢从魏玠身前路过,秋水似的眸子频频落在他身上。这样明晃晃的勾引,魏府上下早就看不下去了,好在魏玠是端方君子,对此只视而不见,不曾有过半分动摇。薛鹂年幼时曾被人相救,此后便倾慕那人多年,只是她出身低微,自然要使尽浑身解数向上爬,
其他全本56万字
野性难驯

野性难驯

笼中月
又强又野黑皮受x外冷内热专一攻————炎炎夏日,庄绍中暑倒在陌生小路,睁开眼面前站着一个人。刚跑完步的孟野短发潮湿,太阳底下皮肤泛着巧克力光泽,看起来很像混混。“喂,病秧子,不要紧吧。”他蹲下,汗滴到庄绍脖子上。庄绍皱紧眉爬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把汗擦掉,连声谢谢都不想说。又是一年夏天。学妹将庄绍堵在教室递情书,正好被运动完的孟野撞见。送走学妹,庄绍沉默,孟野脸色铁青地换衣服。“跑完步了?要不要我帮你
其他全本57万字
予你

予你

阮呈
〈一〉还未正式踏入娱乐圈的柳沁音,就凭冷颜系长相在新生报到那天,吸引又一批学弟学妹,没过多久,她身后就跟一天然呆的甜软学霸。次次都被只想搞事业的柳沁音婉拒,乐清怡却始终坚持不懈,历经情场之坎坷,终于摘下这朵高岭之花。她们是初恋。爱的毫无保留。所以就连分手时,都分的比常人激烈,异常难看。〈二〉多年后,柳沁音在圈内混的风生水起,却在冠冕影后那晚,在面对各家镜头前情绪失控红了眼,甚至哽咽难言,众目睽睽之
其他全本135万字
偏要勉强

偏要勉强

迟小椰
纯情小狼狗为爱黑化诱捕大美人老婆腹黑又深情小狼狗攻×自持又心软大美人受因同框旧照,楚珉被网友拉郎组CP,好巧不巧,另一方是六年前被他追来又甩掉的年下男友贺闻逍。接着,他又好巧不巧和贺闻逍进了同个剧组…再见贺闻逍,对方像变了个人,冷淡的目光直接从他头顶略过,和曾经那个狗狗般的纯情男大学生相去甚远。贺闻逍大概不记得他了。楚珉是这样以为的。直到几小时后,贺闻逍将发烧的他堵在酒店浴室,一脸玩味地对他说:“
其他全本31万字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瓜子和茶
国公府来了位远房表小姐,生得是敏秀瑰丽,婉婉有仪,引得世子爷神魂颠倒,非要娶她为妻。国公夫人忍不住和弟弟抱怨:“一个上不得台面的外室女,也配得上我儿子?”谢景明漫不经心说:“这有何难,尽快找个人嫁出去便是。”出门遇见过来请安的顾春和,小姑娘温柔一低头:“舅舅好。”娉娉婷婷柳梢头,春光澹荡不胜羞。这一刻,谢景明只想将这满庭春光藏起来,不给任何人瞧。顾春和自知身份尴尬,在国公府处处谨小慎微,从不肖想攀
其他全本58万字
小玲建军

小玲建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