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质调的淡香若有似无地萦绕上鼻尖,两人的距离实在太近。

近到她能互相听到清浅的呼吸声,能清晰地看清陆渊高挺的鼻梁,形状优美的薄唇,微挑的眼尾邪气到似能溢出黑雾。

陆渊凝视着她,黑曜石般的瞳孔如宇宙最深处的星子,仿若能吞噬人的神志,那恍若深情的眼神,简直活脱脱的妖孽再世。

要是未经世事的小姑娘被他这么瞧上一眼,估计魂都要被勾走,生生溺死在里面了吧。

可惜顾漪不是。

只见顾漪轻巧地勾了红唇,眼底藏着探究,语气打趣地道:“请问这位陆助理,没有你上司我的指示,你是怎么找到我这儿的?”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中锋芒已露,空气中的分子霎时仿佛凝固。

这个问题实在敏感。

现代法治社会可不是说着玩的,沾上被人跟踪监控这种事情,放谁那基本都是不能踩的红线。

陆渊不以为意地哼笑一声,气音轻似羽毛,轻而易举打破了降至冰点的氛围。

空气重新流动起来,涌入两人之间。

“别这么紧张,放轻松。”

陆渊神态自若地靠进椅背,与顾漪拉开距离,一只手支在椅把上,语调懒散道:“最近我在亚太华区有几个大项目,打算成立个临时总部,来选个办公地址。”

“一个办公地址还用您亲自选?”顾漪神情淡淡,她对陆渊张口就来的话是半分不信。

陆渊指节敲了敲脑袋,然后忽然想起来什么似的,语气真诚道:“啊,还有,我顺便签了个字,过了那幢大楼的产权。然后呢,我有点口渴,想来杯咖啡,于是就随便找了家店,结果你说巧不巧,怎么就遇到了呢。”

巧?真巧还是真全靠技巧,以后自会分晓。

“行吧,您有钱豪横,资本家的事我不配问。”顾漪听到这个回答后,耸了耸肩,面无表情地收回视线,懒得看陆渊这副花孔雀开屏的嘚瑟样。

“诶,对了。还有房产证,大红底的一本可漂亮了,你要不要看看?”陆渊眼睛笑得弯弯,跟只狐狸一样,手指还在半空中比划了一下。

“谢谢,不用了。”顾漪冷静地说。

陆渊又下巴一扬,一股子嚣张劲儿,“倒是你,不是说忙着见客户吗?怎么还有空和前男友搁着喝咖啡?”

他还特意把前男友三个字加了重音。

“咯噔”一声,瓷器与木桌发出温润的声响,顾漪放下咖啡杯,有些疑惑地横了陆渊一眼,“这和您有什么关系?”

如嗔如怨的一眼,哪怕语气是不耐烦的,也叫人生不出半分恼意。

“你说的对。”陆渊垂眸,自嘲般得扯了下嘴角。

他现在当然没有立场说这话,可是一感受到顾漪与先前相比有点软化的态度,他便忍不住再多上前一步,想试探出他在顾漪心里的底线。

但是,这女人一言不合就甩敬语,在两人间瞬间拉下一道无形的警示线。

顾漪就是吃准了她现在在他的心里非比寻常,他对她有超出对常人的耐心。

是他一不小心太急了。

不过没关系,他现在有的是时间和心思陪她耗。

陆渊重新抬眼,仿佛刚才顾漪对他的隐形警告没有半分影响,面上又是邪气吊儿郎当的笑容,“你是不是觉得x企有问题,想从谢临入手?”

“嗯。”

“我有个想法,你想不想听听?”陆渊轻笑,对着顾漪勾了勾手指。

“哦?”顾漪面上看是起了点兴趣,她点头说:“你讲来听听。”

只见陆渊“啊呀”了一声,一手捂在胃上,整张脸写满了痛苦的表情,虚弱地道:“我的胃好痛啊,好像是胃病犯了,我的头好痛,什么都想不起来了。”

然后,陆渊一手把表盘怼到顾漪眼皮子底下,继续装模作样地哀嚎:“你看都快五点了,是不是该吃晚饭了。”

说完,陆渊还不忘偷偷瞟一眼顾漪。

顾漪被这位没有半点包袱的大资本家给逗乐了,一时也起了点逗弄的兴致。

她故意道:“晚饭啊?我一般都是七点才吃的。你要是饿的话出门左转二十米就有家餐厅,快去吧,可别饿坏了。”说着,顾漪对着陆渊眨了眨眼,一脸真诚地建议。

陆渊简直难以置信,像是遭受了多大不公的表情。

于是,陆渊选择直接摆烂,“我一个人吃不下饭。”他脑袋支在手肘上,闭着眼,一副拒绝沟通的样子,耍无赖地说:“你陪我吃。不然我胃病犯了,顾漪你就是见死不救。”

“行了,别装了。”顾漪毫不留情戳破陆渊浮夸的演技,然后检察了下手机的行程安排,拎着包起身,“你订的餐厅没有取消吧,小助理?”

陆渊一听有戏,眼睛刷的亮了起来,敏捷地起身,挑眉道:“当然。走走走,吃饭去。”说着,他走到前面给顾漪带路。

陆渊安排的地儿是私厨,位置是最金贵的商业地段里包圆了整幢楼,闹中取静别有一番风味,而食物的味道自然也是顶尖的。

从佛跳墙到m9+等级的牛排等等,主打一个中西合璧,餐后甜点也很有创意,是波斯提尼,一道源于中东波斯的特色美食,类似雪酪的口感,揉杂着玫瑰香气和开心果的细腻酥脆。

这么一顿饭下来,顾漪是挺满意的,这餐的热量没有特别超标,明天去健身馆不用加时间了,但是陆渊满不满意嘛......

顾漪放下手机,抬眼看向坐在对面的陆渊,他正单手刷着手机。

大约是感受到顾漪投来的目光,陆渊掀起眼皮看向她,慢条斯理地放下手机然后坐正身形,轻笑了下,道:“电话打完了?”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昆仑小说【kunlunxs.cc】第一时间更新《故雪之冬》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野性难驯

野性难驯

笼中月
又强又野黑皮受x外冷内热专一攻————炎炎夏日,庄绍中暑倒在陌生小路,睁开眼面前站着一个人。刚跑完步的孟野短发潮湿,太阳底下皮肤泛着巧克力光泽,看起来很像混混。“喂,病秧子,不要紧吧。”他蹲下,汗滴到庄绍脖子上。庄绍皱紧眉爬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把汗擦掉,连声谢谢都不想说。又是一年夏天。学妹将庄绍堵在教室递情书,正好被运动完的孟野撞见。送走学妹,庄绍沉默,孟野脸色铁青地换衣服。“跑完步了?要不要我帮你
其他全本57万字
我!清理员!

我!清理员!

鱼狱圄
“拿好,这是你这周的薪水。”抬手递了个小袋子过来后,桌后面翘着二郎腿的女人随手在小本子上勾了一下,随即头也不抬地挥手撵人道:“记得自己去报一下税……下一个!”“等等!”把小袋子里的钱币倒出来后,看着掌心八枚大的一枚小的,总共九枚脏兮兮的硬币,李昂不由得震惊地瞪大了双眼,恨不能当场扑过去和她决一死战。“该死的!我这周二才刚击退了妄图侵蚀世界的邪神!你个混蛋居然连救世主的工资也要扣?”
其他连载33万字
招惹偏执少年后

招惹偏执少年后

木甜
大雪夜,沈乔在桥洞里捡到一只能接听到未来电话的手机。电话里,27岁的沈乔告诉17岁的沈乔,她的妈妈不是亲妈,只是在路上捡到她,将她作为妹妹的备用血包养着。因为沈乔和妹妹都是熊猫血。不久之后,她就会因为和妹妹的矛盾,被赶出家门、发生车祸,人生轨迹彻底改变。从此,她就再也不能跳舞了。27岁的沈乔还告诉她,去找隔壁班那个额上有一道伤口的男生。他很坏,很凶,看起来很冷漠。可是之后的十年里,全世界只有他爱她
其他全本33万字
龙族:一人之下路天师

龙族:一人之下路天师

九九山人
路明非,有个弟弟叫张楚岚,有个身份是龙虎山天师。“天师度,炁体源流,五雷正法,逆生三重,通天箓……”路明非带着自己的道门正宗功法羽化飞升,回到龙族的世界。此时的路明非不再是那个傻小子,他是保护着弟弟张楚岚长大的哥哥,也是龙虎山上的路天师。龙,他要屠;爱的人,他也要护。如此才称得上健全!这力量,正是他成为天师的理由。【尝试补全原作的坑和世界观,讲明白前因后果,尝试塑造一个更严谨与符合逻辑的龙族世界!
其他连载15万字
极品嫂子

极品嫂子

李清狂
☆☆☆本书简介☆☆☆哥哥走了,留下一个漂亮的嫂子,这个嫂子美得真是人间尤物!...…
其他全本287万字
怀娇

怀娇

白糖三两
被誉为世家望族之首的魏氏声名显赫,嫡长子魏玠品行高洁,超尘脱俗,是人称白璧无瑕的谪仙,也是士族培养后辈时的楷模。直到来了一位旁支所出的表姑娘,生得一副祸水模样,时常扭着曼妙腰肢从魏玠身前路过,秋水似的眸子频频落在他身上。这样明晃晃的勾引,魏府上下早就看不下去了,好在魏玠是端方君子,对此只视而不见,不曾有过半分动摇。薛鹂年幼时曾被人相救,此后便倾慕那人多年,只是她出身低微,自然要使尽浑身解数向上爬,
其他全本56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