栖熙Sybil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昆仑小说kunlunxs.cc),接着再看更方便。

和宋清洛有关的赵董有且只有那一位。

顾渚遇到之后并没有上去打招呼,只是后来托人去打听了一下,他原本想悄悄替宋清洛处理好,但是看到那个医学诊断之后还是决定告诉宋清洛。

胃癌。

宋清洛就觉得最近生活顺利得有些过了头,她坐在病床边低头沉默,而后长长吐出一口气,穿上放在一旁的鞋:“再说吧。”

顾渚能理解她此刻的心情,也不再多说,只点点头扶着她站起来。

宋清洛住了三天院,其实已经完全没事了,但是顾渚还是把人接回了自己家。

赵建滔的事情堵在心里,宋清洛都没有对这种默认同居的行为发出评价,就已经住到了顾渚家里的客卧。

看她这种恍惚的样子,顾渚更觉得把她接回来是个正确的选择。

她又被顾渚强制要求在家歇了三天,感觉自己恢复得差不多了,就让下班回来的顾渚送自己回锦香别院,宋清洛很久没来这边住,家里什么也没有,两人上楼前一起去了趟门口的超市,刚回来就在一楼门禁前遇到了一个挺着肚子的年轻女人。

“你是洛洛吗?”那女人看了宋清洛,快步迎上来。

顾渚下意识挡在了宋清洛面前,身后的人却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你先上楼吧。”

两人此刻其实都已经猜到了眼前人的身份,顾渚接过宋清洛手里的东西,说自己在门厅等她。

女人看见顾渚进了屋,伸手拉住了宋清洛的手:“我不该来打扰你的,但是我实在没有办法了。”

她知道宋清洛一定认出了自己,甚至没有自我介绍。

“你爸爸病着,厂里又出了事,现在货品没有办法按时交付,再补不上资金就要清算资产了,我还怀着孕,”女人低下头,看着自己的肚子,“我们想到能帮忙的人只有你了……”

“我一个学生,”宋清洛声音毫无波澜,“我怎么帮你们?”

“刚刚那是顾董吧,只要你开口……”

宋清洛冷笑着打断了她:“我为什么要开口?”宋清洛看着她,还是有些心怀不忍,没把更刻薄的话说出来,她叹了口气,平复了下自己的心情:“他会不会帮忙我不知道,但我知道我不会开口,你回去吧。”她说完,转身进了门。

顾渚还等在一楼门厅,看见宋清洛进来,先把提着东西的两手往旁边一摊,让她可以直接走入怀抱里。

宋清洛的头埋在他怀里,良久,闷闷地道:“顾渚……”

“说吧。”

“一会陪我去趟医院。”

人到底还是做不到真的铁石心肠。

去医院的路上,宋清洛问顾渚是否知道建滔集团目前的情况,顾渚想了想,帮她打了几个电话。

酒店行业和这些装修设计建材行业很多都有交集,想打听并不算难,他们得到的答案是目前建滔的经营情况确实算不上太好。

宋清洛听完就沉默了,直到他们走到病房门口,她才开口拦住顾渚没让他跟着进去。

宋清洛推开病房门,就看到刚才见过的那个女人坐在赵建滔的病床边。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当维修工的日子

当维修工的日子

带刀
中年男人做了物业维修工,开始了他充满正能量的打工生涯…
其他连载90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
云鬓楚腰

云鬓楚腰

白鹿谓霜
陆则矜傲清贵,芝兰玉树,是全京城所有高门视作贵婿,却又都铩羽而归的存在。父亲是手握重兵的卫国公,母亲是先帝唯一的嫡公主,舅舅是当今圣上,尚在襁褓中,便被立...
其他连载37万字
折君

折君

素染芳华
柳渔长相娇艳,生就一副媚骨,前世被狠心爹娘卖入青楼,于出阁夜一头碰死在扬州城最奢华的销金窟里。再睁眼时,重回十五岁那年,被爹娘卖给牙婆的前一个月。重生回来,迫在眉睫只一件事。一月之内为自己寻一个好夫君,脱离柳家,避开前世被卖的命运。她卷了能拿出手的所有银钱,敲开了长丰镇媒婆的院门,才出媒婆家门,转身就遇一少年,媒婆低声与她道:“陆丰布铺东家的三子陆承骁。”柳渔懂了,三号目标。.陆承骁近来几番偶遇一
其他全本128万字
娘子金安

娘子金安

荷风送
秋穗是老夫人身边的婢女,生得容貌娇美不说,还被老夫人养得十分大方得体。到了年纪,老夫人有意把秋穗送去五老爷房中。忠肃侯府的傅五老爷是个冷面阎王,空长了一副清俊的好皮囊,却不苟言笑,端贵冷肃,府中上下都怕他。年纪一大把(bushi),屋里却一个可心的人都没有。秋穗认真想了想后,决定还是算了。五老爷不是个疼人的,且她也不想做妾。秋穗赎了卖身契回了乡下,很快做主给自己定下了一门亲事。.傅灼多年来一直忙于
其他全本92万字
假惺惺

假惺惺

刘水水
什么爱不爱的,听了想吐徐恪钦x郭啸薄情寡义美人攻x死心塌地壮受筒子楼里来了个任人欺负的傻子,徐恪钦让他往东,他不敢往西,让他走,他不敢跑,让他站,他不敢坐,让他在原地等,他就老老实实淋着大雨等徐恪钦回来傻子对徐恪钦的话言听计从傻子成了徐恪钦的小尾巴傻子费了好大劲儿才考上大学跟徐恪钦一个城市大学毕业,徐恪钦要去很远的地方,傻子问徐恪钦:真的要走吗?不能带他去吗?徐恪钦的态度一如既往的冷淡:不能攻比任
其他全本49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