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薛,那个黑衣人行事太凶残了,他如果落在我的手里,我要把他十个手指头全敲碎,把他生吞活剥了!”

孙若薇恶狠狠地说。她忘不了那个血腥的场面,那种恐惧真的是无法用语言表述出来,她一想起来就头皮发麻,心惊肉跳。

“老薛,你原来是姓罗呀?”孙若薇想起那天黑衣人的问话,她心想薛神医难道真的是冒充他人,在长乐初次遇到他时,孙若薇觉得他就是一个跑江湖的游医,骗骗人,混口饭吃而已。

“罗?”薛神医轻声说,他的语气平缓,不带一丝感情色彩。孙若薇知道他现在心中一定是愤怒和痛苦的,但这些情绪会牵扯到脸部表情,所以他尽量保持平静。

“不,我就姓薛,给他说姓罗不过是权宜之计,骗骗他罢了。他对我……就是薛神医是带着浓浓的杀意在问,如果我承认我姓薛,他当场就会杀掉我。不过,我想不明白,他为什么想杀我?”薛神医的右手已经完全废了,他对孙若薇说:“但是我现在不愿死,也不能死。我得搞明白,他,一个与我素不相识,无怨无仇的人为什么要杀我?而且,少主,我们现在还没有救出来,我可不能死了。”薛神医说到这,停顿了一下问道:“小薇薇,我问你一个问题,在死亡和磨难面前,你选择什么?”

“切,我当然选择磨难了。”孙若薇说:“活着是前提,只要活着,我就会去完成我想要干的事。死了,一切都是白搭。”

薛神医带着赞许的目光看着孙若薇说:“所以我们不管遇到再大的困难,我们都要想法子活下去。”

孙若薇在想那个黑衣人为什么会撕掉薛神医的半张脸皮,他难道认为薛神医是易了容的。这人应该是在很多年前见过薛神医,但印象不深刻,又加上随着岁月的流逝,薛神医的面容有了变化,那他为什么要杀薛神医呢?她在脑子里一遍又一遍地想着,心中闪过无数的念头。

“老薛,你好好想想这辈子有没有结过什么深仇大恨的人?”

薛神医没有说话,闭上了眼睛。孙若薇知道,他肯定在心里过滤这些年认识的人和事来。

“孙姑娘,都怨我。”石动地站在孙若薇和薛神医跟前,带着满脸的愧疚。他看到薛神医脸上和手上都裹着布条。

石惊天也在一旁埋怨不停:“都怨你,你怎么不长脑子,简直就是一头猪,一头笨猪。”石惊天说着抬起脚就给了他屁股一下,石动地被踢疼了,不服气,想冲过去踢石惊天。

“别打了,你们别打了,我不怪你们。”薛神医说。

原来石家兄弟带着薛神医的药,他们计划是把药下在水缸里,而且用量薛神医已经给他们讲明白了。

也该那天出事!那天早上,石动地去倒粪桶,正好在门口遇到了葛世勇,那葛世勇见石动地长相有些奇怪,就用脚踢了他一下说:“你这个大猴子,来来来,给我爬个房顶试试。”石动地被踢了一脚心中很不爽,又被叫为大猴子,这下子就一肚子气了。他在收拾粪桶时就故意撞了葛世勇一下,桶里的秽物溅了一点在地上。葛世勇本来就是一个凶狠残暴的人,他一把揪着石动地的头发,顺手就给了石动地几个大耳光,石动地被打得鼻青脸肿、满脸是血。那个葛世勇还十分过分,非要让石动地舔干净地上的秽物。后来在余大奎的劝说下,葛世勇才骂骂咧咧地作罢,不过他扔下一句话:“你这个傻子,我找时间再收拾你。”

“这个葛世勇着实可恶,他就应该全身血管爆裂而死。”薛神医对石动地说:“你做得对,如果是我,我也会这么做。”他安慰着石动地。

经过这件事后,石动地决定给葛世勇一些颜色看。他找了个机会在葛世勇的酒壶里下了药,他边下药边说:“我弄死你。”石惊天在一旁说:“你别下太多,薛神医说一丁点儿就可以了。”

石家兄弟不知道葛世勇就是每天陪着冬雪去见万北林的那名侍卫。

葛世勇的突然生病让人感觉奇怪,那个蒙面黑衣人亲自去看了他,并给他把了脉,他一把脉就知道葛世勇是中毒了。他又找余大奎来了解情况,余大奎就把当时找薛神医给葛世勇看病的事情说了一遍,最后还夸赞了薛神医是妙手回春,医术了得,简单两颗药丸就把葛世勇从鬼门关拉了回来。他的这些叙述令那黑衣人对薛神医生出怀疑来,就命人把薛神医抓了去,严刑逼问。

“薛神医,都怪我,是我把你害成了这个样子,我真是傻。”石动地用手扇着自己的耳光。

薛神医用左手拉住石动地,说:“算了算了。”

石惊天告诉孙若薇和薛神医,他们还是在继续下毒,只不过是分批次少量而已,同时不能让其他人起疑心,石家兄弟也分别吃了点下去,他们也和北院的侍卫一样生了一场病,只不过他们症状轻,小病而已。孙若薇心想,这两个家伙看似粗鲁无知,其实心里通明得很。

石家兄弟还说杜风把这件事报告了朝廷,听说已经派了御医来北院诊治。

孙若薇心想,要再次混进北院就要另想他法了。

院宇深,夜风凉,一灯孤影伴我旁。”孙若薇有些睡不着。她向窗外望去,一轮圆月亮在天上,旁边绕着几朵灰白色的云,几颗星星散落在天幕,像小眼睛一眨一眨的,颗颗都引人注目。

“不眠之夜,揽星光月色入怀,挥笔洒墨成诗。”孙若薇在嘴里百无聊赖地念着。正念着,她看见从院墙外飘进一条黑影。

那黑影飘飘乎乎的,孙若薇一个激灵,她想起了多年前在洪康被黑衣人劫持的场景来,那天晚上与今晚有些相似。她一闪身躲在了门后,悄悄地转动手上的两只戒指。

“哼!”她心说:“我才不会象洪康当年被他打晕。今晚我让他好看。”

她屏住呼吸静静地等着,却没有等来预想中来人的破门或破窗而入。

她看见窗户上映出一个影子来,那人用手在窗上轻轻叩击了三下,一个声音传来:“孙姑娘。”

来人说话的声音很小,但孙若薇听出那人的声音来。

“小方,你怎么找到了这里?”

一身黑衣的方恒泰走了进来:“惊天和动地说你要进北院,我现在来带你去。”

“可是我不会轻功,怎么能进去?”

“有我呢。”

方恒泰和孙若薇来到小院外,她看见不远处有两匹马。

“上马。”他二人不久之后就来到了北院。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昆仑小说【kunlunxs.cc】第一时间更新《天上明月之过千山》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完全控制

完全控制

天望
林萧然出生于音乐世家,父母双亡却留下足够的钱,让他过着象牙塔中小王子一般的生活。**出身的林晰一次意外受伤,闯入了林萧然家躲避追杀,却对他一见钟情,事后林晰鸩占鹊巢,盘踞在林萧然家不肯离去,并一步步蚕食这个音乐小王子的生活,迫使他成为自己的伴侣,但是强硬手段能让林晰得到林萧然的心吗?文章帮派间的斗智斗勇,为了生存和利益进行的争夺是一大看点。在残酷的斗争中,林萧然的出现令冰冰的林晰也有了变化,他会对
其他连载56万字
招惹偏执少年后

招惹偏执少年后

木甜
大雪夜,沈乔在桥洞里捡到一只能接听到未来电话的手机。电话里,27岁的沈乔告诉17岁的沈乔,她的妈妈不是亲妈,只是在路上捡到她,将她作为妹妹的备用血包养着。因为沈乔和妹妹都是熊猫血。不久之后,她就会因为和妹妹的矛盾,被赶出家门、发生车祸,人生轨迹彻底改变。从此,她就再也不能跳舞了。27岁的沈乔还告诉她,去找隔壁班那个额上有一道伤口的男生。他很坏,很凶,看起来很冷漠。可是之后的十年里,全世界只有他爱她
其他全本33万字
晚来雪

晚来雪

归鸿落雪
季家七公子纨绔风流,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直到他遇见了湛华。这人几次舍命护他,将他当眼珠子疼,季七公子活了这么年,头一次有人对他这么好。挣扎再三,季怀栽了。刚栽进去,便发现自己是湛华用来做药的药引子,哪怕一滴血都珍贵的不得了。季怀不信邪,心说假情假意谁不会,死也要拉上这个垫背的。【狗血版文案】季怀活了二十年,发现自己原来是鸠占鹊巢的“鸠”。他抢了真“季七”的身份、亲人,甚至连一身血都是对方的,两
其他全本31万字
九章吉

九章吉

明月珰
公主之女长孙吉。喝茶只喝一年产几斤的大红袍。穿衣不能带刺绣,内衣必须要云棉,鞋上必须缀宝石。住在京城四大名园之一的宁园。出行马车足有别人家堂屋大。虽然貌美,但实在身娇病弱。她娘亲晋阳公主毕生的心愿就是能把这个麻烦精女儿嫁出去。六元之才陆行。什么茶都喝,什么水都行。衣服常年磨损袖口。住在京城东阳坊,堂屋也就华宁县主的马车大。出行得去租赁马匹或者毛驴。虽然有才,但实在穷酸。他对自己未来的另一半要求很高
其他全本107万字
折君

折君

素染芳华
柳渔长相娇艳,生就一副媚骨,前世被狠心爹娘卖入青楼,于出阁夜一头碰死在扬州城最奢华的销金窟里。再睁眼时,重回十五岁那年,被爹娘卖给牙婆的前一个月。重生回来,迫在眉睫只一件事。一月之内为自己寻一个好夫君,脱离柳家,避开前世被卖的命运。她卷了能拿出手的所有银钱,敲开了长丰镇媒婆的院门,才出媒婆家门,转身就遇一少年,媒婆低声与她道:“陆丰布铺东家的三子陆承骁。”柳渔懂了,三号目标。.陆承骁近来几番偶遇一
其他全本128万字
奈何她楚楚动人

奈何她楚楚动人

西柚99
鹿见青是南城商界最难缠的人物,凡事利益为先,就连婚姻,在一众联姻对象中,他挑的也是能辅佐他事业、杀伐果决的楚家大小姐。然而,领完证鹿见青才发现,他妻子是楚大小姐的双胞胎妹妹楚净。虽然脸一样,姐妹俩性格却天差地别,楚二小姐像只软绵绵的小兔子,...
其他全本45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