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曾是少年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昆仑小说kunlunxs.cc),接着再看更方便。

轰隆!

伴随着一声巨响,雷霆落下。

“快跑!”魏通反应了过来,此刻也无心去斥责褚青霄的卑鄙与阴险。

天雷之威浩荡,他也不敢力敌。

秦桓闻言也点了点头,正要逃跑,可脚步刚刚迈出。

他却发现魏通的身子在这时忽然一顿,停在了原地。

“你干什么?不想活了!?”秦桓见状大声的朝着魏通吼道。

魏通却仿佛被人施了定身咒一般,依然呆立在原地,一动不动。

秦桓心头困惑,但天雷已至头顶,而他与魏通也并没有什么过命的交情,既然魏通要留下来找死,他断不可能为了对方,让自己身处险境。

念及此处,他也不作多想,在这时便要自己逃离此处。

但这样的念头刚起,他却忽然感觉自己的身形被一股可怕的力量所锁定,让他动弹不得。

“这……”心头惊骇的秦桓正想要探究这样的变故到底由何而来时,却见身前刚刚那一动不动的魏通在这时缓缓的转过了头,正看向他。

那时,魏通的脸上充斥着的是秦桓这一辈子都从未见过的古怪神情。

那是恐惧与愤怒交织。

悲恸与狂热汇集而成的古怪神情。

那些神情相互矛盾,却又奇异的出现在了同一张脸上,就仿佛是那一具身体中同时出现了两个灵魂一般。

秦桓在短暂的错愕后,自然明白了过来,自己身上的异状恐怕就是此刻这魏通在捣鬼。

“魏通!你疯了吗?”

“天劫一旦

落下,你我皆无活路!”

“你想要找死,别拉上我!”他大声的怒骂道。

但魏通对于他的喝骂,却表现得极为冷静,他只是盯着他,在那时缓缓张开嘴,言道:“你们……该死……”

听闻此言的秦桓一愣,下一刻的瞳孔却在这时陡然放大,仿佛意识到了什么一般,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的魏通。

“你不是魏通,你是谁!?”他这样问道,脑海中却骤然浮现出刚刚赵念霜对魏通说过的那句显得莫名其妙的话。

她说:“灵魂是杀不死的……”

他隐约意识到了些什么,但却来不及多想,天雷在这时已经来到了他的头顶,他只能催动浑身的力量,同时将双手高举,一次对抗那即将落下的天雷……

……

轰隆!

伴随着一声巨响,天雷落下。

褚青霄侧头看向那处,双眼眯起,此刻在天雷的轰击下,秦桓等人的立身之处,已然化作了一道巨大的凹坑。

巨大且浓郁的尘烟扬起,一时间看不清内里的情形。

但透过修罗界的感应,褚青霄能极为清晰的感知到这里面的大多数人,都已经魂飞魄散,没了气机。

除此之外却似乎还残余着些许活人的气息。

他皱了皱眉头,天劫的威能他是再清楚不过的,毕竟就在刚刚,他已经遭受了两次天劫。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替代品

替代品

半截白菜
人人都说闻家小叔闻敛是退而求其次才选择夏言的。毕竟她有那么一个优秀耀眼的姐姐。夏言却成了闻敛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而在一起这一年又一年。夏言在闻敛身上求不到永久的爱,等不到他低头。于是设计了一场惊天逃亡。2年后,闻敛摇下车窗,看到一个蹒跚学步的男孩。眉眼宛如从他脸上印出来似的。他让保镖拦住那踩着高跟鞋,穿着旗袍的女人。咬牙逼问:“谁的?”夏言轻笑,眉眼温柔疏离:“我儿子,他姓夏。”他姓夏。夏言往前走
其他连载53万字
龙族:一人之下路天师

龙族:一人之下路天师

九九山人
路明非,有个弟弟叫张楚岚,有个身份是龙虎山天师。“天师度,炁体源流,五雷正法,逆生三重,通天箓……”路明非带着自己的道门正宗功法羽化飞升,回到龙族的世界。此时的路明非不再是那个傻小子,他是保护着弟弟张楚岚长大的哥哥,也是龙虎山上的路天师。龙,他要屠;爱的人,他也要护。如此才称得上健全!这力量,正是他成为天师的理由。【尝试补全原作的坑和世界观,讲明白前因后果,尝试塑造一个更严谨与符合逻辑的龙族世界!
其他连载15万字
云鬓楚腰

云鬓楚腰

白鹿谓霜
陆则矜傲清贵,芝兰玉树,是全京城所有高门视作贵婿,却又都铩羽而归的存在。父亲是手握重兵的卫国公,母亲是先帝唯一的嫡公主,舅舅是当今圣上,尚在襁褓中,便被立...
其他连载37万字
折君

折君

素染芳华
柳渔长相娇艳,生就一副媚骨,前世被狠心爹娘卖入青楼,于出阁夜一头碰死在扬州城最奢华的销金窟里。再睁眼时,重回十五岁那年,被爹娘卖给牙婆的前一个月。重生回来,迫在眉睫只一件事。一月之内为自己寻一个好夫君,脱离柳家,避开前世被卖的命运。她卷了能拿出手的所有银钱,敲开了长丰镇媒婆的院门,才出媒婆家门,转身就遇一少年,媒婆低声与她道:“陆丰布铺东家的三子陆承骁。”柳渔懂了,三号目标。.陆承骁近来几番偶遇一
其他全本128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
我!清理员!

我!清理员!

鱼狱圄
“拿好,这是你这周的薪水。”抬手递了个小袋子过来后,桌后面翘着二郎腿的女人随手在小本子上勾了一下,随即头也不抬地挥手撵人道:“记得自己去报一下税……下一个!”“等等!”把小袋子里的钱币倒出来后,看着掌心八枚大的一枚小的,总共九枚脏兮兮的硬币,李昂不由得震惊地瞪大了双眼,恨不能当场扑过去和她决一死战。“该死的!我这周二才刚击退了妄图侵蚀世界的邪神!你个混蛋居然连救世主的工资也要扣?”
其他连载33万字